:人物| FUTURA:一个船长 要领航不一样的风景


幸运农场有什么秘籍吗 www.pqsk.net 1980年代初,Futura是第一位以涂鸦大师身份与Hip Hop跨界合作的人,为英国传奇朋克乐队The Clash的欧洲巡回演出做背景涂鸦,后又为Mo’Wax旗下艺人设计专辑封面。在时尚方面,他不停地与各时装品牌进行合作,其签名是原子元素和外星人元素成为一种潮流的标志。

 
 

MW=《周末画报》F=Futura

MW:我第一次听到Futura 2000时感觉挺浪漫的,好像有一种对未来的憧憬或畅想。

F: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大约在1970年,我差不多15岁,从未想过之后会如现在这样生活。从我还是个生活在纽约街头的孩子的时候,也从没想过涂鸦艺术会一直延续至今,那时年轻人总觉得涂鸦是用来打发青春的玩乐,因为人一旦长大都要去从事更严肃的事情,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Futura

之后我参军5年,大约1979年返回纽约时,涂鸦艺术俨然已开始发展壮大,年轻人都沉迷于一些挑衅的行为中,他们游荡在地铁附近,肆意喷上主观词汇。我没有料到参军后自己会重新走上这条道路,那时我在地铁外车厢上创作涂鸦,也像别人一样创作大字体,不过完全是新手的尝试,没有其他含义。我设计的签名不错,我们都管它叫“tag”。老实说,那时我并不擅长画画,就只会tag,用各种形式写自己的名字。所有涂鸦爱好者都会在作品边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这就是我那时做的最棒的事。

现在我老了,即便18岁的时候从没想过自己会以此为生,但在那么多年中也逐渐相信涂鸦是我的“命中注定”,我的降生一定就是为了从事这一行,这也会是我今后人生的所爱。我不想太出名,也不希望任何人看见我都会表现得很激动,这会迫使我阻止他们惊叫。我不需要别人的崇拜,但我对他们心存感激。就好像某一天你站在一扇门外,或腾不出手去拉门,我很乐意做这个为你开门的人,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你感动,仅仅是我喜欢帮助他人而已。我一直为自己感到骄傲,不过这是我自己的感受,不需要到处告诉别人,自己享受就可以。

MW:之后,你把“2000”从名字中删去了,曾经的未来变成了过去。当下,你对未来的憧憬是什么?

F:保持前进。有人说生活不过是一场旅行,听上去有点陈词滥调,不过确实如此,生活的确就是旅行,我希望自己一直担当船长的角色,照顾好我的船员们,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。我也渴望成长和突破,并且,我确信自己的绘画确实渐入佳境,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双手让人们看见一些与众不同的事物。

Futura为Yohood设计的视觉

MW:和我们说说你这次为Yohood 5周年设计的主视觉?

F:我表达自我的方式就是坚持做一个充满创意的人,对我来说YOHOOD意味着全新的受众,这也正是其让人激动的原因,这是我带领中国受众一起进步的方法,不单单是我们的消费者,还有那些与我一起共事的人。Yoho!创意总监[email protected]邀请我参与主设计,他们希望在展会上推广艺术品、服装和其他一些衍生产品,虽然这是一个商业性质的展会,但[email protected]希望我能融合现场的各种视觉呈现,给参观者一些积极的启发,并形成我过去各类项目的一种视觉上的链接。

MW:你有在这次视觉中加入新的元素吗?

F:这次的设计基于我的两个经典元素—Atoms原子图案和Pointman外星人,我们设计了很多不同形象的Pointman,营造出趣味热闹的氛围,而每一个Pointman都是独一无二的,也正代表了来到Yohood的潮人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。现场,还有一个6米高的Pointman公仔形象。

MW:你希望能通过这次合作给观众传达出怎样的信息呢?

F:也不算是信息吧,就想告诉他们我现在在做什么。

1981年时,Futura2000 Tag

MW:涂鸦为什么总和街头时尚联系在一起?

F:二者之间的关系很接近,其中一方一直在观望,而另一方在默默支持。这是一场奇异的联姻,不过二者互相需要,因为影响总来自某个方向,它们可能源于时尚或者身份的全新认知,人们希望有什么东西能够代表自己,可能是Supreme,可能是别的什么。年轻人总是不断地追寻某种潮流,并渴望让这股潮流对于自己的影响能明显地体现出来。我不太清楚年轻的女孩子怎样,但现在的男孩就想要变酷、变得标新立异。

MW:因为一档综艺节目,中国掀起了一股Hip Hop潮流,年轻人热情高涨,他们追随着自己的rapper。你是最早将涂鸦与Hip Hop擦出火花的人,两者结合后的最大收获是什么?

F:如今的生活已经跟过去大不相同了,但在过去,涂鸦艺术是Hip Hop演出的一部分,我们有DJ、打碟、MC和说唱歌手,还有街舞表演,我在后面为他们现场涂鸦。在Hip Hop文化最初的时候,这些角色都是相伴相生的。这也是音乐的魅力所在,音乐比艺术感染力要更强、更直接,那时rapper们可能赚不了大钱,但每个人都享受其中。现在情况完全改变了,rapper们都非常富有,我喜欢Kendrick Lamar、DJ Khaled,还有Queen Bee,我喜欢我们现在的状态。

Futura 与英国传奇朋克乐队 The Clash 的合作让他迎来另一个事业巅峰

MW:虽然时代已经改变,你曾经还是利用高科技和手绘进行涂鸦创作的先驱。你会一直寻找新的绘画APP吗?还是你觉得纯手绘变得越来越重要?

F:没错,我的确一直在追寻高科技,当时起名Futura 2000也是因为我对未来很感兴趣,对机器和计算机充满好奇。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手机,有各式各样的APP可以利用,但我对这些后期软件并不感冒。人们不再需要学习,所有事情都显得太过容易。我并不是说这是一件坏事,但我觉得人们太过被动了,我可能在这方面还是个传统主义者。我有自己的Instagram,也有其他的社交媒体,但并不是用于宣传自己的作品,而是作为我个人生活的一种映射或记录。

MW:听上去,你似乎更向往real life?

F:是的,并且这很重要。当我站在这里以艺术家的身份出席活动的时候,我是Futura。我带着我的各种故事和创作出现,但没有什么是有关我真实身份的,更多的是我创作出的一种形象。我深知我本人以及我作为Futura的区别所在,我本人可能完全是个陌生人,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我会做些什么。我只想当一个真实的人,跟其他真实的人在一起。你知道的,我住在纽约,每次在地铁上有人认出我“那是Futura!”的时候,他们想和我自拍,没有问题,我会很友好。我的儿子在成为艺术家之前是一名摄影师,让他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,对他而言重要的事情,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重心。现在我是一位著名的艺术家,是因为我花了多年努力才能达到这样的成就,并且我满足于此,不想做出改变。我知道很多人还在努力追求物质,我对此并不感兴趣。这一点,我和[email protected]的理念相同,我们年前就认识了,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开始踏上正轨。正因如此,我很乐意受他邀约担任这次Yohood的创意策划人。

Futura 2000于1980 年时在纽约地铁车厢外的创作

MW:平时创作的涂鸦作品和去画廊里展示的作品有什么区别吗?

F:画廊里主要呈现平面设计和插画作品,然后才是涂鸦。最近几年,涂鸦作品比平面设计更多一些。平面设计只要有电脑和鼠标就可以随处创作,最多再加一点科技产品进去,比如我的iPad和触控笔,这些小科技都是艺术家的创作媒介之一。涂鸦是一种尽兴的创作。

MW:你的创作灵感都来源自同一个地方吗?还是不同的?

F:我的创作灵感都源自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并不来源于欣赏某人的作品,而是来自我的感受。如果我感觉良好,就会灵感如泉涌,反之亦然。

MW:但你的Instagram有许多街头的照片,你会从街头或阅读中获取灵感吗?

F:我确实会仔细观察街头万象,我会看、会欣赏、会赞扬,但仅此而已。这更像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欣赏,比如涂鸦,我确实很喜欢。我一向忠于自己的观点,比如我毕业的那个学校,那是年代的事情了,那个年代我有一件很著名的作品,是画在一列地铁上的,这是我对于街头绘画的拙劣尝试。当然,在地铁上画画这个想法很疯狂。而现在的绘画环境已经大为改变,高楼大厦鳞次栉比,精美画作层出不穷,很多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的作品,还有很多是来自中国的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现在的年轻人们可以从过去汲取到许多,学习如何用喷漆罐绘画。街头艺术的迭代更新也令人惊异,我对此感到敬佩,因为我来自传统的绘画学院,小时候的我绝对想象不到,我现在会看到的这些东西。

我很荣幸我自己能成位这段历史中的一员,这不仅仅是美国的历史,而是全世界的历史,各种艺术节、庆典、活动,早已成为社会的一部分。人们也很欢迎它,因为它能吸引很多的年轻人,而年轻人是消费主力群体。不管怎样,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。创作艺术的人们出处都是好的,也尊重他人,那这就是好的文化氛围。即使是在街上的年轻人,他们也知道这点,他们也尊重他人。大部分街头的年轻人都一样,有的人的确会不屑一顾,有的人会打架斗殴,有的人会嫉妒他人,但这仅仅是由于他们各自不同的生活,虽然不论通过何种方式,他们都伤害到了别人。

 FUTURA(1)
责任编辑:Coldboi
文章来源:周末画报
数据统计中!
{{arc.userid}}
{{arcf.userid}} {{arcfIndex + 1}}

{{arcf.msg}}

{{arc.msg}}